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科斯塔佩罗维奇 >

肖斯塔科维奇最伟大的交响曲是哪部?

发布时间:2019-10-21 02: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列宁格勒交响曲》堪称是世界音乐史上的一大传奇。1941年希特勒的法西斯军队以闪电般的速度入侵苏联。在短短的五个月的时间里便包围了列宁格勒,直逼莫斯科。在围困列宁格勒的几百天里每天用大量的炮弹轰炸这座城市。而列宁格勒的人民全体总动员,与法西斯展开生死拼搏的浴血奋战。战争的残酷令人想象不到……在那极端困苦极其艰辛危险的时期,伟大的俄罗斯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为了将这一时期用音乐表达出来,为了歌颂人民顽强奋斗的必胜精神,在非常艰难的状态下开始创作这首注定是不朽的音乐诗篇。他说:“我要告诉全世界人民,我们依然活着,我们必将胜利!”当作曲家完成这个伟大的作品时,演奏却十分困难。首先是敌军炮火的轰炸,每天都遭受几百吨炸弹的轰炸,安全很难保证;然后是演奏人员的匮乏,那时的城区几乎全民皆兵,那还有音乐演奏员;其次是演奏场地,敌军距市区最近只有几公里。为鼓舞全世界反法西斯人民的斗志,苏联人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苏军派人到前线逐个寻找当年乐团的乐手并把他们安全撤回市区秘密进行排练,修缮演出场地,甚至用军用飞机运送总谱。音乐会演出之前,苏军最高指挥部下达了重创敌人的命令,一时间苏军阵地大炮齐鸣,用所有的炮火对敌军进行猛烈的轰击。强大的炮火换来的是短暂的宁静。此时音乐开始!人民走出掩体,走上大街,聆听广播转播的音乐。人们在这部伟大的音乐史诗中得到了极大的鼓舞,树立了必胜的信心。

  这部凝聚了人民必胜信念和反法西斯战争的交响曲在世界获得极大的反响。当时许多著名的指挥家都希望能够得到美国首演的指挥权,经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权衡,将此荣誉给予了指挥家托斯卡尼尼。这是因为托斯卡尼尼旗帜鲜明的反法西斯的的立场和在音乐的权威。当时为绕过德军封锁,将这部交响曲的总谱拍成微型胶卷用飞机运到美国。

  1942年7月19号纽约举行了盛大的首演式。继而世界上几千家电台转播了这场音乐会。从此世界通过这部伟大的音乐作品看到了苏联人民抗击法西斯的顽强斗志和坚强的毅力。

  结构上看,第七号交响曲显得冗长(全曲约70分钟,是他所有交响曲作品中最长的)。而且有些“不均衡”,光是第一乐章就占了全曲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根据肖斯塔科维奇1951年一篇文章的说法,这是一部一列宁格勒为标题,每乐章各有主题的交响曲,分别是:“战争”(War)、“回忆”(Recollection)、“祖国的原野”(The expanses of my native land)、“胜利”(Victory)。如果我们依循这些主题聆听,的确相当容易和作者产生共鸣。换句话说,第七乐章的主题都相当明确,几乎让人一听就知道作曲家想要表达的意涵,因此有评论者认为:“与其说本曲是交响曲,倒不如说比较接近大型的组曲”,这句话可说为这部交响曲的特性下了颇为精准的注脚。

  第一乐章 中庸的稍快板。首先呈示出“人的主题”, 描绘的是战争之前安宁的生活。小提琴明朗平稳地奏出主题,接着是肖斯塔科维奇作品中常见的气息很长的木管独白。突然,远方传来的鼓声击碎了和平的美梦,出现了进行曲风格的“战争主题”。

  第二乐章 稍快的中板,三段体诙谐曲乐章。相传作曲家这样描述本乐章:“……这是对愉快的事情,人生快乐插曲的回忆。但悲哀的情绪笼罩着这种回忆……”乐章主部由第一小提琴轻松奏出的主乐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弦乐器那强烈的节奏背景,还有双簧管优雅的副乐念等构成。双簧管的副乐念由低音竖笛接替,竖琴、长笛的低音伴奏部分很有特色。此乐章可以说是最具肖斯塔科维奇风格的音乐。

  第三乐章 慢板至最缓板。 自古以来人们都说:“俄罗斯人对自己的祖国和土地有着一种深厚的挚爱。”这一乐章在于表现“对自然的美之敬意”,犹如俄罗斯大地上郁郁葱葱、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一般。

  第四乐章 不太快的快板转中板。由定音鼓呈示出类似贝多芬“命运主题”动机的短暂导入部后,主题由弦乐器齐奏展示,然后进入自由发展的主部。依照肖斯塔科维奇的本意,这个终乐章在于表现“胜利之来临”。 最后,第一乐章“人的主题”由铜管乐器强有力地奏出,在排山倒海般的凯歌之后,四个定音鼓奏出乐章的中心主题,全曲结束。

  作曲家们在从事创作时,总会有某些特别的“情境”刺激他们的创作灵感,无论是当时社会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亲朋好友间的情感联系、自己对于生活经验或生命的沉思默想……等等不一而足。身为听众的我们,则可以从他们所要抒发的情感总寻找共鸣、感动,或者从音乐中“回顾”他们创作的情境……。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号交响曲“列宁格勒”自然也具有此项性质,不过,由于他身处于当时的环境,使得这件原本单纯的创作动机变得较为复杂。

  列宁格勒原名彼得格勒,为纪念列宁改为此名(现名圣彼得堡),自1703年建城开始就是俄罗斯帝国的首都,一直都是政经文化重镇,许多艺术家都曾活跃于此,纳粹进攻苏联时,肖斯塔科维奇居于城中,并且曾亲自在前线协助作战,第七交响曲的前三乐章就是在此危城中完成,至于最后一乐章,由于德军在1941年9月切断了列宁格勒所有的外界联系,肖斯塔科维奇随家人撤离到古比雪夫(kuibyshev),并在同年年底完成这部作品。从创作时间上来看,第七号交响曲的确是因列宁格勒而生。

  此曲的标题“列宁格勒”本来已经大致告诉我们它想要呈现的主题: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纳粹军团围攻的列宁格勒而作。然而,1979年一部号称是肖斯塔科维奇回忆录《证言》(Testimony)的出版,为原本单纯的写作动机平添了复杂的因子,诸如:“我在写作此一主题(注:指第一乐章的“入侵”主题,小鼓声不断重复的乐段)时,心里想的其实是另一种摧残人性的敌人”、“我写的是……下牺牲的几百万人的追悼之歌”等字句,强调的反而是谴责极权政体对无辜人民的任意侵凌,本曲想当然应具有的爱国主义反而未见着墨。不过,由于这本回忆录的内容争议颇大,它所陈述的内容可以作为我们研究肖斯塔科维奇的参考之一,倒不见得要全盘接受。总之,无论肖斯塔科维奇真正的动机是什么,德军围攻列宁格勒一役,绝对是他创作第七交响曲最重要的触媒。

  1957年10月30日在莫斯科由苏联国家交响乐队首次演出,H·拉赫林指挥;总谱由音乐出版社和《苏联作曲家》出版社于1958年第一次出版,作者改编的钢琴四手联弹谱于1958年由音乐出版社出版。1958年交响曲获列宁奖金。

  乐队编制:短笛(=长笛III),2支长笛,2支双簧管,1支英国管(=双簧管III),2支单簧管,1支低音单簧管(=单簧管III),2支大管,1支低音大管(=大管III),4支园号,3支小号,3支长号,1支低音号,定音鼓,三角铁,小鼓,钹,大鼓,锣,木琴,钢片琴,排钟,竖琴(2—4架),第一小提琴(16—20把),第二小提琴(14—18把),中提琴(12—16把),大提琴(10—14把),低音提琴(10—12把)。(演奏时间——58分钟)

  这部交响曲,许多特点同作曲家以前的交响曲有着继承的联系,同时在很大的程度上反映出那种新的东西,即十年来肖斯塔科维奇创作中——首先是作曲家在声乐体裁(清唱剧,大合唱,合唱音诗)方面所获的经验。

  如果不算单乐章的第二和第三交响曲(一种试验性的作品,并且在音乐舞台上没有上演),那么第十一交响曲是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一部标题的交响曲,名副其实的标题交响曲,亦即具有标题,是作曲家在交响曲手稿上宣告的标题(交响曲和它各乐章均有名称),而不是一种没有写进手稿的一些言论(和第七交响曲第一乐章的标题甚至是情节性的,可是,其它乐章的性格,看来,阻止了作曲家把整部交响曲视为标题作品,并写在手稿上)。

  1905年革命的主题以前就引起了肖斯塔科维奇的兴趣:它反映在合唱长诗的套曲里(用革命诗人的词)。套曲的核心长诗是《一月九日》。它的主题材料运用在第十一交响曲里。此外,肖斯塔科维奇在交响曲里还运用了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俄罗斯革命歌曲——《听》,《囚犯》,《你们牺牲了》,《发狂吧,暴君》,《华沙革命歌》以及选自苏联著名的作曲家T·斯维里多夫的轻歌剧《亚洲金莲花》的一个主题,剧情发生在二十世纪初。由此可见决定交响曲标题性的。不仅是交响曲和它各乐章的名子,而具是交响曲所运用的声乐旋律的总的意义(还有具体的词)。

  实质上,第十一交响曲是一种新型的标题交响曲,鲜明的图画造型性与深刻的表现力,以及异常完整的交响戏剧性相结合。

  第一乐章,《宫廷广场》(Adagio,g小调)体现黑暗的,压抑的宫廷广场的形象,成为沙皇俄国,君主专制,兵营和监狱的化身。

  交响曲开始的主题可称为“宫廷广场的主题”。它由加弱音器的弦乐(与竖琴协助)同时在五个八度中,以最弱的声音奏出。

  这个主题,在调式方面是非常独特的,创造出“空温”,“冷漠的”空间总括形象,同时引起一种忧郁的,痛苦的,压迫的感觉。有的并同时机械式的定音鼓的主题和战争的信号(加弱音器的小号以一阵阵的小鼓声为背景,使场景具体化了)。

  定音鼓的主题是用肖斯塔科维奇曲型的小调的三个音,降第四级音(g小调中降c代替通常原位c)的基础上建立的。这些音调,运用小调音阶的I音级,III音级和降IV音级,在交响曲的以后乐章里也有很大的意义。

  整个描写主题的总和——“宫廷广场的主题”及其主题构成物——重复出现(带有变化号)。接着出现“宫廷广场”主题的新的变体,象祈祷的宣叙调,最后,过渡到第一乐章的以歌曲“听”的旋律为根据的第二部份。

  秋夜黑暗,象暴君背信,象他的良心。比这个夜更黑暗,是雾中升起了监狱阴森的幽灵。周围的岗哨懒洋洋的一步一步走在夜间的寂静时,时而听见拉长的,忧郁的声音传来,犹如呻吟听……(各段副歌只唱一个词“听”)

  旋律(用降A大调)在交响曲中的长笛担任,而它的短小的副歌(“听”)——由加弱音器小号担任,加弱音器的长号与低音号配合它们。

  歌曲的出现非常自然,并非偶然:在它的旋律开始有一个反复(八分音符三连音),是定音鼓主题中一个音的类似反复引深出来的(这个主题在歌唱的时候作为背景继续奏出)。

  “宫廷广场”主题的提示以后,歌曲“听”的旋律又一次出现——这一次加弱音器小号奏出的。此外,如果在第一次陈述时歌曲的整个旋律保持不变的,那末,现在作曲家重新陈述它的时候,使之具有更加鲜明的高潮,接着出现歌曲动机的自由的展开,最后,是一首新的歌曲——“囚犯”(H·奥加列夫词):

  旋律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奏出,然后由长笛和单簧管重复。与旋律同时奏出的是歌“听”的动机。

  此后先前的主题材料以压缩的形式反复,但次序相反:先是歌曲“听“(大管)开了,然后是”宫廷广场“主题和与之相汇合的定音鼓主题,信号,祈祷宣叙调(信号旋律的反复是激烈的:旋律由两支小号奏出,第二小号比第一小号进入晚一小节并且低五度,形成了二声部卡农)。

  第一乐章以小号演奏的歌曲“听”副歌的两个轻轻的呼声结束了。自由处理的五个部份对称是第一乐章的曲式基础。如果开始的主题的总和(宫廷广场主题,定音鼓主题,信号,祈祷宣叙调)用字A标出。那段以歌曲“听”的旋律为主的用字母B,而奏出歌曲“囚犯”的那一段用字母C标出,那么整个第一乐章总的示意图就是:ABCBA。曲式的对称在这种情形之下再一次着重指出这个乐章的基本形象的禁闭,发呆,压抑的性格。

  第二乐章,“一月九日”(Allegro,g小调)就其戏剧意义而言,是作品的中心乐章,作品的主要情节的活动得到展开。而对于这个Allegro来说,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可以看做是一个非常展开的前奏。

  从形式上讲,第二乐章是十分自由解释的奏鸣曲Allegro(无再现部)。第二乐章明显的分为两半,用前一个乐章宫廷广场主题的陈述使用彼此分开。Allegro(呈示部)的前一半的形象是人民的游行队伍,他们向沙皇的请愿,后一半是君主专制对这个请愿的犯罪的回答。

  之后,像在第一乐章的最后的几小节一样,弦乐声音停息,只有用竖琴衬托的铜管乐的声音,最后,副歌“听”(小号)的呼声静下来,第二乐章以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急速运动开始。

  这个“旋风的”主题可视为波涛汹涌的“人海”的主题。(降b,g,降c音)。

  几小节以后,在“旋风的”主题的背景上,陈述另一更有歌唱性的主题(由单簧管和大管奏出)。不难看出,按照轮廓,新主题与“背景的”主题相似,但它的陈述使用了更大的音值和俄罗斯民歌常用的自然的小调(没有降音级)。

  这个主题是肖斯塔科维奇从它的合唱长诗“一月九日”中引用的,在那里这个旋律所配的歌词是:“善哉,你,沙皇我们的老爷,向周围瞧瞧吧:沙皇的仆人让我们无法生存,无法忍受”(在交响曲中旋律有些变化:每一句都重复,这加强了总的范围形成了,俄罗斯民歌曲型的结构a+a+b+b)。主题的民间风格显而易见:它的音调近似俄罗斯民间器调的旋律。在借助于这样的音调来体现痛苦的,受压迫的人民的形象时,肖斯塔科维奇以新的方式实现了穆索尔斯基的传统。

  主题丰富的变奏发展形成增强和减退的两个大的波涛,符合于奏鸣曲呈示部的主部和副部。在第一个波涛的末尾,小号低声吹出新主题,它也是从合唱长诗“一月九日”中借用的,这个主题揭开长诗,它的歌词是:“脱帽,脱帽!”这个主题在交响曲中具有巨大的意义,成为它的主导主题之一。它的最初的出现彷佛预示着凄惨的事件。

  从上面提到的两个(“波涛”)部中的第一部分用主调(g小调),第二部也就是在那个主题里“善哉你,沙皇我们的老爷”用的是新调性(降b小调),相当于呈示部的副部。——主部和副部的结构用同一主题材料在十八世纪音乐中而在十九世纪音乐中罕见。

  在这部分开始,主题曲第一和第二小提琴用平行三度奏出。在合唱长诗里——“善哉你,沙皇……”也是用民歌特有的平行三度陈述的。在交响曲中,这个因素在最大的程度上使人联想到低声的请求,联想到富有表现力的人声。

  第二个波涛的高潮比第一个波涛的高潮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然后,园号和大提奏出新的,坚决的“脱帽”动机的变体。

  这个动机由不同的乐器重复和“善哉你,沙皇……”主题的尾声渐渐地平息了,接着宫廷主题(用a小调)出现了。主题由木管乐器奏出冷淡无情。之后接着出现它的“答句”——定音鼓的主题和小号的信号(后两者是用卡农陈述的,像在第一乐章的结尾一样,但是卡农在时间上更压紧了,音程更窄了——三度)。

  信号之后,小鼓点声突然的侵入。核心的悲剧的插部开始了:暴力的,死亡的可怕的机械开动了。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最强地奏出赋格主题(a小调)。(在主题最初几小节中总共运用三个不同的音:小调,I,III和降低IV级音,像定音鼓主题一样,从那里出再了赋格主题的这个音调。)

  赋格的巨大的加强导致主要的高潮。在几小节的进程中只听见小鼓点声,辅以大鼓和锣的击奏,然后用整个乐队最强声奏出的宫廷广场的主题“倾倒”在听众头上。

  主题改变到几乎无法辩认的程度。就是那个实质上是另一方面展开了:冷的黑暗的变成了疯狂——残忍的,流血的。这个主题猝然中断,定音鼓以最大的力量(在其它打击乐的背景上)打出赋格主题动机(建立在前面提及的三个音的基础上)。出现排炮的幻觉……

  又一次宫廷广场主题,又一次排炮,再一次发狂,鲜血流满了广场——然后同时有排炮和它互相更换,整个乐队两次奏出“脱帽”的主导主题。

  “排炮”嘎然而止。弦乐的颤音最弱地发出宫廷广场的主题声音(用主调性——g小调)。它的面貌接近最初的,但是毕竟是新的:在这里彷佛听见人声的合唱,低微的哭泣。在弦乐颤音的背景上,小号的信号,祈祷的宣叙调,变化了的(转入小调)歌曲“听”的旋律流逝而过。这个乐章以定音鼓主题的原来样式结束了。

  在全乐章的整体结枸中,赋格和它之后出现高潮的插部,起着奏鸣曲Allegro中间部的功能,而就其形象内容和曲式中的地位而言,与第七交响曲中的“侵入插部”在许多方面是相似的。不过由于标题所说明的意图,这里没有奏鸣曲形式的主要部中的第三部——再现部,而整个乐章由两半组成。不过结尾部)在某种程度上起着再现部的作用。返回那个主调性(g小调),但主题的材料不是从Allegro的呈示部中引用的,而是取自交响曲的第一乐章。重要的是用不同调性(尤其大调性)演奏的第一乐章的各个主题,此刻在第二乐章的结束部中,都用一个主调性:把原先的主题转入一个调性,这正是古典奏鸣曲再现部的特点。

  上述情况再一次提醒我们要把交响曲的前两个乐章(每一乐章节具有独立的曲式),视为统一的作曲结构,视为大(四乐章)套曲里面的独特的小(两乐章)套曲我们曾提到第一乐章具有的,独立的展开的前奏的意义,它的主题材料(特别是宫廷广场主题)后来在奏鸣曲Allegro起重要作用,并在结尾部中占统治地位,而这个结尾部兼容奏鸣曲再现部和结尾部的功能。

  大套曲中的小套曲在肖斯塔科维奇的其它作品里亦可看到(例如五个乐章的五重奏中的前奏曲与赋格)。在音乐文献中,可看到独立的二个乐章的套曲,其第一(慢的)乐章对奏鸣曲Allegro而言,起前奏的作用(斯克里亚宾的第四奏鸣曲)。而且在某些作品里也可以看到奏鸣曲的再现部与结尾部合并的倾向。然而,尽管存在各种继承联系,第十一交响曲前两个乐章的结构(无论是分别看还是一起看)完美的独创的,都是机地产生于作品标题“所示”的意图。

  第三乐章,“永久的思念”(Adagio,g小调)——思念一月九日被枪杀的牺牲者的送葬曲。

  这个Adagio的形式——三部曲式(带有压缩的再现部)。著名的革命送葬曲“你们牺牲了”旋律作为两端部的基础,在中间部里提供另一主题材料,这是作曲家以送葬曲和歌颂革命歌曲的精神写的。

  Allegro用两个低微的和弦(拔弦)开始,——之后,这两上和弦象结束前一乐章的弦乐器低微颤音一样地平息了。接着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沉闷和断续地(颤音)奏出阴暗的前奏的主题。几小节之后,它成为中提琴(带有弱音器,柔弱处)奏出的旋律“你们牺牲了”的背景。在这个音域和它们音色的力度的条件下接近人声。

  整个32小节的歌曲旋律,作曲家未加改变地留用了。而伴随的声部含有肖斯塔科维奇典型的降低小调音级,这个声部使色彩阴暗把悲痛的感情更为强烈的(于对交响曲的统一具有意义,伴随声部的最初三个音——依然是那三个音,即构成结束第二乐章的那个第一乐章定音鼓主题的三个音。

  旋律“你们牺牲了”第一次进行以后,第二次开始了。但是在这里作曲家只保留前三小节的原样,之后以新方式发展主题动机,使之具有个性旋律风格的特点,使旋律的线更广阔,个别的音调更悲哀

  同样,歌曲“听”的旋律在第一乐章中起初是用原样,之后用作者的自由变体。中间部在低音区和送葬曲(降f小调)的节奏里用铜管乐的和弦开始。然后用同样节奏奏出更明亮的,歌曲的曲调,它后来发展具有颂歌的性格,彷佛歌颂烈士为之献出生命的美好理想。立刻接着颂歌的曲调的出现是非常自然的和心理上的证明恰当的,作为Adagio“脱帽”主题的高潮。这以后,在小号和定音鼓发出一个响亮声音反复的背景上,Adagio前奏的动机又出现了。但是现在它们由整个弦乐组用最强音奏出的。然后产生歌曲“你们牺牲了”个别的乐句,最后,回到歌曲自身(再现部)——用的是它在第二次陈述时的变体(即在新的,作者写的变体,而不是原来的样子)。而且这次进行在再现部中十分简缩。

  第四乐章,“警钟”(Allegro non froppo,b小调——g小调)体现了对一月九日事件人民革命的回答,当时,用列宁的话说,枪杀了对沙皇的信仰。这个乐章特点是有巨大的积极性,快速成和各种不同的运动。

  终曲的曲式——自由处理的三部曲,在这里作曲家巧妙地把大量不同旋律统一起来。终曲以革命歌曲“发狂吧,暴君”——“发狂吧,暴君,愚弄我们,用监狱,镣铐凶残地威吓吧;我们力量在于精神,那怕粉身碎骨,可耻,可耻要消灭你们,暴君!”的第一乐句开始,铜管乐和低音木管乐奏出最强的声音。

  旋律的进行和这首歌曲的节奏在第一部中占主要地位,这里也有时出现其它主题的音调。在这段高潮中园号和小号隆重奏出主导主题“脱帽”。

  中间部主要是以革命歌曲《华沙革命歌》曲调为基础。旋律(像歌曲“发狂吧,暴君”旋律一样的)不是立即全部陈述,而且用个别乐句的快速反复(弦乐器)

  接着在这个部份中,小号吹出了T·斯维里多夫的轻剧“亚洲金莲花”(在轻歌剧中这个旋律是歌曲,工人们唱着歌走上街头)的主题。

  在再现部中,(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小号的信号预示了它)“发狂吧,暴君”主题扩大了(大的音长——低音木管,铜管和弦乐的)而且这时陈述的不只是第一乐句,还有整个歌曲的旋律:

  与歌曲的主题同时发出小号和园号的信号。接着出现轻歌剧“亚洲金莲花”主题的高潮(弦乐和木管最强奏出),之后闪现出第三乐章中颂歌的动机接着又是是小号和园号的信号(在快速运动中)。

  终曲(Moderato)的主要的高潮中奏出的是力度很大的(乐队许多乐器用八度同音陈述的)人民的主题“善哉你,沙皇我们的老爷”。这是肖斯塔科维奇交响曲典型的悲壮的高潮,强烈而愤怒地宣声真理,号召报仇,斗争。这里丝毫也没有像第二乐章副部开头那种器泣,“哀求”性的旋律了。

  高潮猝然中断。在意识中立刻产生出对所经历事件的回忆。弦乐轻轻的奏出宫廷广场的主题。这是肖斯塔科维奇的交响曲的又一特点:在悲壮的高潮之后接着出现悲哀——抒情的“脱帽”的旋律,但是不像交响曲中迄今不止一次的出现的仅仅开始的几句,而整个悠长的旋律,像它在“一月九日”合唱长诗的开始那样。

  然后结束部的开始。由低音单簧管以强音奏出交响曲第二乐章中“旋风”的主题——人民愤怒的旋风,它消灭暴君。旋风运动增强。在它的背景上园号响亮地奏出“脱帽”主导主题。其它的乐器加入到园号里边了。整个的主导主题越来越扩大,具有号呼——英雄的性格。排钟在叮咛响。人民是不可征服的,他将战斗。

  第五部虽然也很优秀,但这部交响曲有个小缺点——终乐章稍微夸张了些。而且第七和第十一也相对更成熟些,主题表达也相对更明确些。

http://abeaguilar.com/kesitapeiluoweiqi/90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