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克伦纳 >

虚构与现实的对接:神秘海域定义下的游戏考古学

发布时间:2019-11-30 02:2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前言:在当今的游戏界,提起以大片化的互动体验见长的游戏制作商,能够想到的已经不胜枚举了。但如果把这关键字再加上一条;寻宝冒险。那么,我们脑中的“候选列表”想必瞬间就会减至个位。而要说道近两年的IP作品,除去那焕然一新的“新古墓”,另一个恐怕就是由顽皮狗所构建下的【神秘海域】世界了,在这个险象环生的虚拟冒险世界中,玩家作为主角内森德雷克,在刺激的寻宝历程中填补现实生活中望眼欲穿而又未能获得的生活体验,在令人流连忘返的美爆风景中一路体会激烈紧张的战斗场面,期间时不时主角那印第安纳琼斯式的风趣调侃都是确立这个系列在玩家心中坚实地位的法宝。

  游戏考古学(Archaeogaming)这个专有名词,自从被一位自称游走在学术边缘的“朋克”考古学家:安德鲁莱茵哈德(Andrew Reinhard)发明以来(其同时作为一名70后资深玩家也曾参加过揭雅达利老底的“沙漠挖宝”活动)。如今这个概念逐渐开花结果,并从一种极客范儿的消遣俨然转变为了学术上的追求。

  游戏考古学是对应包括小说、戏剧、动漫、游戏等领域中任何构建有比较大虚构世界观的作品,研究方向则包含文化、生物、历史等多个方面。既可以研究魔戒的生物起源、冰与火之歌的历史构架、漫威宇宙的派系乃至M78星云的社会文化...同时诸如极品飞车的车型改装,甚至死或生的比基尼款式等都能成为学术探究的方向,可谓包罗万象。由考古学的眼光来看,电子游戏既是人类创造,也能算是一种文物。况且游戏本身所包含的丰富故事和多样化物品,与考古学家想要追寻的要素不谋而合。

  《神秘海域:德雷克的宝藏》(Uncharted: Drakes Fortune)顽皮狗为PlayStation打造的第一方独占系列《神秘海域》,由这代开始一道将冒险、寻宝、解谜等原料辅以真实历史事件、世界文化、国家风情调味的大餐正式上桌。同时系列以电影方式呈现一次又一次跟随德雷克穿梭各地,在原始丛林、热带雨林、沙漠腹地、雪山高原、古代遗迹等地的探宝历险模式也就此确立。

  我们知道2007年初作的剧情是围绕着自诩为英国航海家弗朗西斯德雷克后代(但其实是孤儿,于第三作时放弃了对身份的执念)神秘海域系列第一主人公NathanDrake,追根溯源发掘祖先宝藏的一系列探险行动展开。因此德雷克的身份探究以及祖先遗留的历史谜团就成为这代的文化核心。在16世纪,有一位叫弗朗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的英国著名航海探险家,传闻他掌握着一个神秘的宝藏,但一直以来都无人知晓关于这个宝藏的具体信息。时间推移至现代,弗朗西斯德雷克的“后裔”内森德雷克(港译为内森德瑞克)与艾莲娜费舍尔(Elenafisher)在巴拿马海域找到了弗朗西斯德雷克的棺木,期间遭到不明者的袭击。经过几番周折,德雷克由潜艇遗骸中找到了有关神秘宝藏的地图线索。为寻找这个先人的秘宝,德雷克与艾莲娜来到位于太平洋中的神秘海岛。通过之后的第三部剧情我们可以了解到内森德雷克并非弗朗西斯德雷克的后裔(或许内森德瑞克也并非他本名)。作为游戏角色的德雷克虽是虚构的,但弗朗西斯爵士却是曾真切的活跃于历史长河中的人物。

  出生在英国德文郡一个贫苦农家的弗朗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约1545-1596)是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探险家及海盗。他由学徒到水手,最后成为商船的船长,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赐予其爵位之后成为海军中将,在军旅生涯中曾击退西班牙无敌舰队(Great Spanish Armada)的攻击。据记载他是第二位在麦哲伦之后完成环球航海的探险家,即是第一位完成环球航行的英国海员。他所获得的地位和传奇的经历常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然而顽皮狗并没有打算只是将弗朗西斯爵士作为游戏中惊鸿一现的历史典故,而是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穿插于人物与故事之间。弗朗西斯爵士的传奇事迹曾在游戏情节中多次出现,第一部的“德瑞克的宝藏”中给出棺木所在地的家传德瑞克指环、弗朗西斯爵士的日记 ;第三部作品中藏在金鹿号的头像中的线索、记在在内森小手册上的历史事件和素描;还包括真实可信的历史事件的回溯与文化考察等。在游戏中弗朗西斯爵士不仅帮助玩家直指“宝藏”线索。同时在过程中潜移默化的深入探究了内森德雷克这个人物的身世与性格。孤儿出身的内森不甘于平凡的命运,暗暗将冒险家弗朗西斯爵士视作心中梦想,并假定自己是其后人而一直坚持着信念追寻着弗朗西斯爵士的脚步。借此完成“祖先”曾经的征途,揭露谜团真相。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初代神海的发售是在2007年,故事中内森德雷克发现了它祖先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的沉船所在地。而4年之后,现实中竟然真的发生了德雷克爵士沉船的新闻。《神秘海域2:纵横四海》(Uncharted 2: Among Thieves)在本作中,德雷克终于踏上了“真正意义”上的寻宝征程,目标涉及13世纪意大利探险家马可波罗的伟大冒险以及他离世后所遗留下的大量历史空白。此外还会概括到一些有关纳粹的历史,你会发现其中甚至会牵扯到我们所熟悉的香格里拉与亚特兰提斯种族等内容。

  此次游戏背景由前作到处绿意盎然的热带密林的场景移到了高处不胜寒的西藏雪山。而本作中德雷克最初的目标是寻找700多年前与马可波罗随行的那十几艘下落不明的货船下落(关于这段空白历史接下来文中会有所介绍)。随着剧情逐步展开,他还将进一步发现马可波罗在西藏的真正宝物:【香巴拉】(也就是西方人几个世纪前就无比憧憬的世外天堂香格里拉)。

  马可波罗(Marco Polo),世界闻名的旅行家、商人。1254年生于意大利威尼斯一个经商世家。作为家喻户晓的商旅界的传奇人物,长久的耳濡目染使马克波罗从儿时起便对经商产生了浓厚兴趣。由于他的父亲尼科洛和叔叔马泰奥都是威尼斯商人。因此难免会时常周游列国,也曾来到元大都今天的北京并朝见过蒙古帝国的忽必烈大汗,还带回了大汗给罗马教皇的手信。于是探知欲强烈的小马可波罗自然不会放过每一个增进认知的机会。天天缠着他们给自己讲东方旅行的奇闻异事。由此获得的巨大满足感也促使他下定决心要跟父亲和叔叔到中国去。

  之后,在马可波罗17岁的1271年,父亲和叔叔拿着教皇的复信和礼品,带领着马可波罗与十几位旅伴向东方进发,途经中东,没成想突生意外他们没能搭水路直驶中国,而唯有选择充满艰险的陆路从霍尔木兹向东,越过荒凉恐怖的 伊 朗 沙漠,跨过险峻寒冷的帕米尔高原,一路跋山涉水,克服了疾病、饥渴的困扰,躲开了强盗、猛兽的侵袭,历时四年多最终来踏上了中国新疆的领土。随后他们继续向东,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来到古城敦煌,瞻仰了举世闻名的佛像雕刻及壁画。接着,他们经玉门关见到了万里长城。最后穿过河西走廊,终于到达了元朝的北部都城(至此已是1275年的夏天了)。因为马克波罗的天资聪颖博得了忽必烈大汗的赏识,期间不但在元朝当官任职,也曾借奉大汗之命巡游各地的机会,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他先后到过的地域有新疆、甘肃、内蒙古、山西、陕西、四川、云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以及北京等地,此外也曾出使过越南、 缅甸以及苏门答腊。在中国游历了17年之后,马可波罗也越来越想家,所以便萌生了回国的打算。

  接下来便是神海2代涉猎到的那段空白历史;1292年春天,马可波罗和父亲、叔叔受忽必烈大汗委托,护送一位蒙古公主到波斯成婚。他们正好趁机向大汗提出回国的请求。大汗答应他们,在完成护送使命后便可转路回国。于是马可波罗率领着满载稀世珍宝的14艘大船和600多名水手离开忽必烈的元大都向意大利进发,但当1295年末抵达威尼斯时却只剩下了他自己和一条船上的十来位幸存者。而关于期间发生过什么?不翼而飞的船只与水手又去了哪里?并未有人提及,也就造成了这段史料中迷雾重重的空白,更为包括神海在内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多元创想的空间。

  长期流传于欧洲,有关亚特兰蒂斯的种种传说也同样为我们所熟知。在传说中,亚特兰蒂斯大陆无比富有,那里的居民是具有超凡能力的神族。有关它的文字描述,最早出现在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对线万年前,在地中海西方遥远的大西洋,有一个令人惊奇的大陆。它被无数黄金与白银装饰着,出产一种闪闪发光的金属:山铜。它有设备完好的港口及船只,还有能够载人飞翔的物体。”据传说这块大陆在一次大地震后沉入海底,一些亚特兰蒂斯人乘船逃离,最后在现今的中国西藏与印度落脚。这些亚特兰蒂斯人的后代分别成为雅利安人和印度人的祖先。

  那么问题来了,这与纳粹又有何关联?众所周知,从所谓“纳粹哲学”的极端种族主义的观念来看,不难发现希特勒本人对种族的理解,其对于“神族”的雅利安人更是怀揣情结。为此在组建党卫军之初的征召要求上都有着严苛的雅利安纯血统的先决条件。甚至为此于1935年组建了一个服务于纳粹教义的“祖先遗产学会”,学会中网罗了包括医学家、探险家、考古学家乃至江湖术士、精神病患者在内的各色“专家”,对包括人种、血统、古代 宗 教 、古代遗址、神话传说等进行考证研究。到战争结束时,该学会已发展成为一个拥有40个部门的庞大机构,它不仅对犹太人进行活体实验,还通过占卜、占星等手段指导着德军的军事行动。

  二战前后,中国的西藏因远离战区所以躲过了战火硝烟的摧残,但并没有躲过纳粹德国的视线。该学会中的一些纳粹专家宣称亚特兰蒂斯文明确实存在,作为“日尔曼先祖的”雅利安人只是因为后来与凡人结合才失去了祖先的神力。因此他们深信只要能够确证雅利安人的祖先是神,那么通过借助选择性繁殖等种族净化手段,便能创造出具有超常能力的雅利安神族部队。

  1938年和1943年, 纳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亲自组建了两支探险队,深入西藏寻找亚特兰蒂斯神族存在的证据。并寻找能改变时间的“地球轴心”(据传是当地人口中名为沙姆巴拉洞穴中所蕴含的可以赋予人类诸如刀枪不入,改变时间等超凡异能的力量)借此打造“不死军团”(原来纳粹骨子里才是中二的化身...)。在《神秘海域》第二部中,则是再现了纳粹在西藏寻找亚特兰提斯神族的历史事件。在游戏中出现的雪佛这个人来历就很神秘,他自己说是当年藏地探险队的领队,但事实证明他是纳粹德国铁杆部队的一员(这个设定其实是有历史原型的),那么70年前, 纳粹到底在藏地做过什么呢?1945年,苏军攻克柏林后,内务人民委员会(“克格勃”前身)军官在德国帝国大厦的地下室里,曾发现过一名被枪杀的西藏。这一切都使德国在西藏的秘密行动成为一个令人困惑的谜团。

  而香巴拉(亦称“香格里拉”),虽然这个“玄幻”王国的所在始终是个迷。但通过文学作品的创作也染上了诸多时髦的浪漫色彩,令传说更为人神往。在藏传佛教中,传说 佛祖释迦摩尼传授给菩萨Vajrapani转世的香巴拉国王Suchandra《时轮经》(游戏中出现的面目可憎的石像便是出自藏传佛教中描绘的香巴拉的护法神之一)。按照藏传佛教的教义,香巴拉是一个精神领域的王国。在西方传说中则更多代表着一个充满神秘而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有人说这里就是雅利安人最初的国度,这个论点立即引起了希特勒的兴趣。也就是依据这个理论,专门研究近东文明的阿玛赛把梵文中的“万”字符号安利给了希特勒,之后被其创新利用成为纳粹党的标志。《神秘海域3:德雷克的诡计》(Uncharted 3: Drakes Deception)阿拉伯半岛上的鲁卡哈利沙漠,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大的一片沙海,那里荒芜、死寂,被称为“空白之地”。在历经前两作伟大冒险的洗礼之后,主人公内森德雷克将与如父亦友的老搭档维克托苏利文(Victor Sullivan)再次展开他们在阿拉伯探寻隐藏传说“沙漠亚特兰蒂斯”(千柱之城)的秘密。

  本作的故事灵感来自20世纪促成阿拉伯独立的英国联络官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Thomas Edward Lawrence,也称“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早年身为考古学者时在中东的考古经历(请参见那部获得第35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阿拉伯的劳伦斯》)。作为考古学家的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曾以这片沙漠为题创作了自传体记录《智慧的七柱》(这本著作也是间接促成其公众偶像以及民族英雄的原因之一)。1935年5月19日,这位曾在世界大战中率领阿拉伯人反抗土耳其统治的传奇领袖,在僻静的山路中为了躲避一名男孩而受伤致死的。在《智慧的七柱》一书中他曾这样写道:“我把遗嘱写在满天星斗之间了。”

  沙特阿拉伯空域是世界上最令人生畏的的沙漠之一。这里的白天温度可达到131华氏度(55摄氏度),沙丘高度达到1100英尺(约合330米),使其成为一个既不适合人类,也不适合动植物生存的可怕区域。而德雷克此次的目标正是阿拉伯的贸易之都,被称为【千柱之城】的乌巴城。事实上,古代空域的环境其实并没有当今这样极端。借由一系列沙漠绿洲的存在,商队得以自由穿行于广阔的平原,最后满载而归。据估计,这座城市从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1世纪一直是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

  据记载,这是一座由富商沙达德伊本艾德在沙漠中建造的墙上镶满珠宝,极度富足的城市,因其过于奢靡而受到神罚,在某一天,整座城市沉入鲁布哈利沙海之中,没有留下任何存在过的迹象。

  然而,这座城市的存在也并不只是传说,有关“迷失的城市”传闻让这里始终引发着外界的好奇,更何况在历史上确实有过关于该城的贸易记录,就连NASA与美国军方都寻找过它的遗址。1992年,美国航空航天局通过卫星终于发现了这座阿拉伯半岛失落的古城。这样一座虚幻与现实交融的城市作为《神秘海域》系列的绝佳题材无疑是非常适合的。

  《神秘海域4:贼途末路》(Uncharted 4: A Thiefs End)即将与玩家们见面的系列第四部作品《神秘海域4:贼徒末路》的舞台设定于马达加斯加的神秘岛屿,也可能会出现南非等地。本次的背景故事是基于一段真实的历史,更确切的说,游戏的灵感来自于一位17世纪臭名昭著的海盗:Henry Every的生涯。了解这位大海盗的故事其实和游戏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不过如果你喜欢历史的话,或许听过这位“海贼王”的故事。

  关于这位海盗Henry Every的故事也是相当有趣,但有关他早年生涯的史料却记录甚少。在1689年他加入皇家海军,作为候补军官登上了HMS Rubert号船,因此Every在这段经历中很有可能参与了英国与法国的九年战争。在战争中,由于这艘船在法国布雷斯特海岸帮助捕获了一支大型法国船队,而立下战功。Every本人也一并获得嘉奖。但不幸的是,因为比奇角战役的失败,Every被从皇家海军革职,转而在非洲的一艘奴隶贸易船上开始了非法交易奴隶的新生活。

  这样的“生活”虽然利润丰厚但同时也伴随着极大的风险。1693年,Every以大副的身份加入了武装私掠船Charles II,这是一支四艘船组成的舰队,这支舰队在西印度洋群岛和西班牙人进行贸易往来的同时还持有合法掠夺法国船只的许可证。在这里,Every的生涯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船只的所有者开始克扣水手们的薪水,这让船员决定叛变。在1694年5月7日,Every趁着船长在科伦纳下船期间带领25名船员夺取了这艘船。因为经验丰富,Every被推举为新的船长,船也被命名为Fancy。随后Fancy号在之后的掠夺生涯中不断壮大,截止1695年,在船只停靠的马达加斯加,其所招募的船员数量已增至约150人。世纪大劫案铸就“海贼王”威名

  在获得一些财富和足够的人后,也扩张了Every的目标,他决定干一票大的让自己能够在海盗历史上留名。他得知印度莫卧儿帝国舰队每年都会携带大量的财宝沿着同样的路线到麦加朝圣。因此只要有足够多的船员以及船只就有可能将其截获。为此,Every与其他五名船长组成团伙,这样以来,Every成为了这支配有6艘船舰,人数超过400多人浩浩荡荡的开往曼德海峡准备伏击莫卧儿舰队的指挥官。最终,这支满载着可观财宝的舰队不仅让Every成为出航的海盗中最富有的一个,且在之后的分赃中每名海盗都获得了大约1,000英镑(相当于现在133,000到 182,000美元之间)的财富,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当时任何一个水手一辈子能够获得的数额。

  不幸的是,这笔收获实在太大了,从而产生了问题。莫卧儿得知大部分的海盗都是英国人,于是跑去质问大英帝国。这个时候英国还没有控制印度,而莫卧儿帝国还是极具价值和富有的贸易伙伴。作为海盗恶行的回应。英国东印度公司不但被要求赔偿全部600,000英镑的保险索赔并且莫卧儿帝国还一度威胁要对英国开战。于是英国皇室就不乐意了,随后英国 政 府 便将Every的海盗们定性为“全人类的公敌”,同时还发出一道赦免令以及500英镑的奖励给任何能说出Every藏匿地点的人。不久后,东印度公司又将奖励提高到了1,000英镑,而英国则将Every从所有未来的赦免中剔除,成为有记录以来第一个被世界性终身通缉的人。

  Every这边由于采取了贿赂官员的规避措施而得以侥幸逃脱。此后Every的故事成为了一个谜。对于Henry Every的抓捕持续了好几年,虽然频频传出已抓获的传闻,但从未有被证实过。英国海盗传记作家Charles Johnson认为Every在布里斯托尔被钻石商人骗光了他的财富,沦为贫穷的孤单水手,最终死在德文郡。不过按照这个说法,很有可能会暴露Every的行踪让他被抓,所以可信度不高。其他的说法表示Every改名换姓,幸福的在德文郡过完了余生,这些说法也并没有可信的价值。

  无论亦真亦假,这些无比传奇的事迹让Every的确成为18世纪初海盗兴起的原因之一,很多海盗甚至纷纷把自己的船命名为Fancy。有关海盗包括Henry Every在内的传奇故事,不但刺激了一代英国男孩向往罗宾汉式海盗生涯。甚至奠定了很多人心中英雄式的榜样。

  1709年出版的一部虚构回忆录声称Every回到了马达加斯加,在巨大的城堡里和他的公主过着国王般的神仙生活。有着一支40艘无畏战舰和15000人组成的舰队,甚至还铸造有着自己头像的硬币。这也是《神秘海域4:贼徒末路》所汲取灵感的故事版本,也是冒险发生的地方。本作将于2016年5月10日发售,作为系列的最终作,相信4代会和系列前作一样为我们带来精彩的故事。此前已经有消息透露过4代会是神海系列的完结之作,那么跟随系列的终结作为探宝老船长的主角德雷克命运会如何?考古冒险的传奇还会否继续讲述下去。?一切答案也只有在新作中见分晓了。

  《神秘海域:黄金深渊》(Uncharted Golden Abyss)这部出现在掌机PSV初期,算是系列中一部贬大于褒,与主机系列作品基本上不是同一个路数的“外传”作品。其背景设定在初代《神秘海域:德雷克船长的宝藏》的剧情之前。故事中德雷克一路穿越危险的流域,隐秘的寺庙以美洲中部的溶洞去寻找传说中的失落城市【金色深渊】并将揭开400年前西班牙探险队大屠杀的黑暗秘密。故事虽然发生在一代以前,但并不作为系列的前传,而是独立的篇章。

  索尼美国分部授权的Del Rey书屋在2011年10月4日曾推出过《神秘海域》系列的首部官方小说,书名为《神秘海域:第四迷宫》,由擅长创作悬疑、恐怖、幻想题材的Christopher Golden执笔撰写。虽然小说的故事与游戏剧情并没有关系,然而作为这个系列对于考古文化的拓展,姑且在此一提,有兴趣的可以找来拜读。德雷克将会从美国纽约出发,途径埃及、希腊,寻找传说中位于克里特岛的代达罗斯迷宫,并会前往中国内地发展一段剧情,在一座秘密地宫中展开惊心动魄的冒险。

  而关于早在2008年就开始筹备的电影版,由于各种原因进展缓慢,不过导演Seth Gordon早前已经宣称索尼在2015年初正式启动《神秘海域》电影版项目。相信上映也是指日可待了。

  结语:游戏考古学的方法和方向可能是多种多样的,而且相互之间可能也不尽相同。就像德雷克的动机更多来自揭开历史谜团与搜寻宝物的乐趣本身。其中某些“挖掘者”更看重虚拟文化的发展与演变,另一些则也许对考古学及考古学家对游戏的看法更好奇。这个游戏创造的硅基世界和人类创造的真实历史如何重叠?又是如何相互影响?这应当才是“游戏考古学”所追寻以及希望得到的答案。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http://abeaguilar.com/kelunna/107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